在36個小時里,花了不到兩千塊錢,做了兩趟飛機1200公里*2趟,外加兩趟單程近兩個小時高鐵,打車近百公里,開車近百公里,就為了談遼寧錦州一個放鴿子的項目,真是扯淡!

11月4日 星期一  

早晨起床送完弟弟上學之后,就到了公司,忙著安排好了福建邵武的材料發貨,算南通需要購買的材料量,以及溝通南通工地所出現的問題,做好了南通購買彩涂卷的合同,又幫浙江金華的老板詢問了材料的價格。  

下午三點多和朋友一起去車管所消分了,又更換了新的駕駛證。此后去補了牙,又耽誤了不到半個小時。這顆牙才補了不到半個月,補的不太好,又重新補充了。  

晚上請朋友吃了晚飯,吃飯期間,想了想還是購買了鹽城去遼寧沈陽的火車票。  

11月5日星期二  

早上起來拾綴了行李,開車去鹽城機場。  

早晨九點半的飛機,十一點十五分到了沈陽。  

下了飛機直接打車去了沈陽北站,在北站吃了飯,直接坐動車去了錦州。  

到達錦州之后,看著甲方沒有來接我,心里想著估計這甲方也不咋的,這么遠飛機加高鐵一路兼程趕過來了,到了之后都沒車接。  

錦州南站.png

我坐著公交到了甲方公司,一看就一破辦公樓,用天眼查看了看他們公司,一個比較老牌的企業,注冊資金有八千多萬,心里想著估計老板也挺有錢。  

和甲方一起去了工地,工地比我想象的施工條件困難,施工場地非常狹窄,不過也能完成施工。  

到了甲方公司后,甲方說他報價低了,不能施工,他準備想盡一切辦法不做了,并命令下面的人找各種理由不做。  

我一聽心中有氣,這不是逗我玩嗎?讓我大老遠跑過來,居然上來就說不做。  

這公司老板叫來了工人開會,我一看他們公司的員工都是上了歲數了的工人,一看便是夕陽產業,走下坡路的公司。  

他們老板讓我收拾收拾走路了,送的人也沒有,晚飯也沒的吃。我心里盤算著,這什么公司,一看就是小巴拉不講誠信的公司。  

一路上心中有氣,打車回了錦州南站,又坐車去到了沈陽。  

應該來說,這是一次火急火燎的行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