昨天夜里急性腸炎疼的翻來覆去,半夜去濰坊人民醫院打針吃藥,回到宿舍后疼的睡不了,只睡了兩個小時,早上起床還是陣陣絞痛,把事情安排下去后,就去十甲衛生院掛水了。

下午張書記工地送到鋼板和角鋼,老朱收貨,估計也要個近萬元,傍晚還要拉設備,真是麻煩。

明天濰坊馳騁實業有限公司的板也要壓出來,老朱明天晚上也要隨設備回江蘇,以后這里就要我一個人負責了,任重而道遠。